北京杨勇如何众筹募资创办1898咖啡厅

 

在离北京大学校区有那么一点点距离的地方,20131018日,出现了一个咖啡馆,取名叫北大1898。依傍着北京大学的文化、背景,当然还有资源。

 

目前,它被定义为众筹咖啡馆,发起人是时任北大校友创业联合会秘书长的杨勇。

 

多年前的本科专业是金融数学,跟现在所做的事情,听起来没有违和感,这也是杨勇本人没想到的。所以,再有人问他学什么专业的时候,他就说:学众筹的。

 

杨勇认为,他无意中找到了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众筹路子,即,充分调动熟人圈的信任资源,并将它在螺旋壳里做道场。所以他自称很亢奋,像是面对一个进口玩具,发现了说明书以外的玩法。于是,掩饰不住兴奋,广而告之。  

 

缘起没有归属感

 

更早以前,杨勇主要服务于老校友。2009年年底开始,才陆续接触年轻校友,那是因为北大校方其时正式批准成立了第一个跨行业的校友会,也就是北大校友创业联合会,杨勇任秘书长。

 

与年轻校友沟通以后,联合会每年要举办100多场活动,一场场活动办下来,就觉得挺不容易的,始终都没有自己的地盘,迫切地需要归属感

 

也就是这个初心,才有了后来的北大1898咖啡馆。不过,初心里没有设置程序,杨勇也没想过这个承载着特定功能的咖啡馆究竟应该怎么走,又将走向何方。

 

中关新园9号楼一处400平方米左右的地方,因为可以接受的年租金价格,最终被杨勇确定为咖啡馆的地址。

 

为校友们办事情,也希望筹办资金能来源于他们。与现在不一样,那时还不说众筹,杨勇对校友说的是:我们要开一家咖啡馆,大家一人出点钱,有自己的一个地方。你们每年都得接待别人,把钱放在一起,我们自己来接待。杨勇的意思是这笔钱是你本来就要花的钱。所以,大家都没有得到回报的预期

 

其中还有一个技巧,那就是咖啡馆征集的200个股东,要讲究搭配。主要定位是70后,80后太嫩了,5060后太牛了。70后有底子,但还需要帮点忙。所有的股东,覆盖了北大77级到2000级,所有年级、所有院系、所有行业、所有有创业想法的人。

 

人数为什么要控制在200人以内?杨勇认为,其实150个人左右是最合理的人数,人太多了,亲近感就没有了。太少了,氛围又出不来。

 

最开始的方案是第一批交钱的人,每人3万,第二批交钱的每人5万,享受一样的股权。两个月后,看到反馈,杨勇心里就有底了”——第一批股东,全部来自创业联合会。主要是点击科技的王志东、创新工场的陶宁、蓝色光标的赵文权,还有拉卡拉的孙陶然等等。

 

 “你出3万,返你3万消费卡。除了自己消费,还能转赠。只要这个咖啡馆生存没问题,你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至今,杨勇仍然认为这是北大1898咖啡馆之所以运营还不错的原因之一,即在刚成立时,就已把消费者找到了,而且照着咖啡馆即使不盈利也能经营五年做的融资。再有就是:出钱额度定得不多不少,出资人不会太在意,还觉得值。

 

转折点在开业当天

 

北大1898咖啡馆出生之前的整个过程,杨勇认为还算是蛮顺利的。20133月开始调研、找地址、筹资,6月份开始装修,1018号开业。

 

一切都在按照杨勇的想法走。

 

开业前后三天的盛况,让杨勇意外,甚至是惊喜,没想到会来那么多人,1500多人,都挺有来头,北京大学的校领导,中关村管委会的领导,各个协会的会长、秘书长,各个校友会的秘书长等等,每个股东也都介绍自己的朋友过来。

 

很重要的媒介就是微信,大家来了以后会拍照,拍照了之后就发微信朋友圈。以至于半个月后,杨勇去深圳开北大全球校友工作会议,全国各地20多个城市的校友,都知道了北京这个角落里有一家叫北大1898的咖啡馆,校友们已经开始邀请杨勇过去开连锁店,全球的校友都知道了

 

一出生,似乎就风华正茂,这样的始料未及,点燃了杨勇内心深处的小火苗,但那时他还不知道那团火叫什么。

 

直到后来每遇会场,大家都让他来谈谈北大1898,并说你做了一个很牛的众筹案例时,他才意识到,原来他做的是众筹。并反过来研究与众筹有关的理念,同时总结自己的心得。 

 

那个阶段,很多人对杨勇的模式感兴趣,但更多是观望,行动的不多。真正的行动是2014年春节之后,很多人带着项目找杨勇说:你帮我设计一下,我也来做一个众筹。

 

这才是杨勇内心更激动的事情,因为他亲眼看到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行动了。

 

他们找杨勇,希望能从杨勇以及北大1898咖啡馆那里汲取更多精髓。杨勇说,其实他也如他们一样,都在摸着石头过河,只不过先行了一步而已。

 

执委会行管理重权

 

摸石头过河时,摸出了执委会

 

这个执委会被认为是整个咖啡馆组织结构中最神秘的部分,它好像行使着咖啡馆最高的权力。

 

北大1898咖啡馆现有的股东里,其中有11位担任执委。什么样的人才可以担任执委?杨勇说,热心一点的,愿意干点活的,与在协会里一样,需要自己申请。做执委没有任何好处,都是义务的,也没有任何回报。

 

碰到需要协商并最终定夺的事情,最终由执委投票来定。而具体经营方面,有两拨团队:一拨,是招来的负责咖啡馆传统餐饮经营的职业团队;另一拨是秘书处,主要服务股东。

 

这是北大1898咖啡馆得以成长的骨架。有了这样的架构,作为发起人,杨勇说他可以随时抽身离开。而这也成为众筹中最关键的地方之一,即,发起人与机构之保有距离,不影响机构健康运转。

 

执委一般都不建议介入太多,他们都有自己的主业,介入太多,其实不好。下面的人能干,执委就没必要出力了。如果执委当得很辛苦,那可能是具体执行人员出问题了。杨勇虽然认同执委会是咖啡馆的最高权利机构,某种意义上相当于董事会,但没有那么神秘 

 

摸索成长的过程里,股东约人谈事时往往会说,走,去我的咖啡馆’”。杨勇一直想给股东的归属感,就那么被实现了。

 

复制“交易所式”众筹架构

 

看到北大1898咖啡馆的运转后,越来越多的人试图去尝试。每个人都在思考:能借鉴到什么?

 

金融客咖啡馆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产生的。

 

与北大1898不一样,以金融精英为圈子的金融客咖啡馆首批出资每人30万元,地址选在北京市西城区丁章胡同1号院。第一批100人,开业后招第二批,每人50万。再加上一些机构,也就是众筹1亿。

 

国贸还要开一个众筹咖啡馆,以投资和并购为主,首批至少每人50万,估计众筹总额会超过1亿,而这源于其中一个股东与国贸三期那里的董事长关系不错,他们也有一个圈子。听说了北大1898的模式后,很感兴趣

 

你永远不知道股东里有什么样的能量,所以你也总是有意外惊喜。杨勇对众筹带来的资金之外的收获更看重。

 

智慧、关系、信任、各方面资源等,在狭小的空间里碰撞,这似乎就是众筹最让人着迷的地方,而它们也许就是点燃杨勇内心小火苗的火种,让他很亢奋

 

起底熟人圈,出资价位相对于出资人定得不高不低,聚在一起就成了一笔大钱,用这笔大钱再去做咖啡馆这样的小事。这样的理念,杨勇说:只要不出大问题,想死都死不了。

 

而对于媒体报道的众筹咖啡馆失败的案例,杨勇认为这些咖啡馆有三个特点,即:给钱就要的,钱不够多的,租金特别贵的。这些问题在杨勇开始筹划北大1898时尽量规避掉了。那么,什么样的咖啡馆会不错?杨勇说,那就是钱足够多,人选得足够严。不过,从报道来看,管理模式的纠结也是那些众筹实体之所以失败的诟病之一。

 

在这些以熟人圈子为基础的众筹事件中,杨勇作为首席构架师,穿梭其中。他对北大1898咖啡馆以及类似咖啡馆的理解,越来越偏向于就是一个小型的交易所,至少对于北大1898来说,很多股东已在跨界的平台上有所收获,大多数股东的收益早超过了当初的投资

 

中国式众筹“策源地

 

几乎,每天都有从来没有见过的陌生人,或刚见过几次面的人坐在咖啡馆某个相对显眼的地方,冲着刚进来的杨勇挥一挥手,然后再像是很轻松地说上一句:你先忙,我等等。

 

各行各业的人都有,杨勇也是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有这么多的行业,尤其是行业协会。比如:高尔夫协会,草学会等等,其中也不乏做实业的人,农场主、酿酒人、想开茶楼的、葡萄庄园拥有者,甚至房地产开发商等等。

 

他们都希望能让杨勇指点一下,通过众筹模式,改变作为个体的他们与产品、行业之间的关系。

 

这样的被需求下,杨勇意识到,众筹可能真的要火了。每天730—030的微信群直播,忙于对众筹思考和新众筹项目的表达与传播,以至一周都没时间去自己的公司,那些对于众筹的心得或者是兴奋,是否能发酵?又能带来什么样的后劲?杨勇也不知道。

 

杨勇曾经尝试用颠覆来说他理解的众筹对各个行业的影响力,这一观点,也遇到质疑:我们研究你和北大1898咖啡馆很长时间了,不要轻言颠覆,还有,北大1898之所以能够成功,是因为北大的背景以及你原来工作的历史渊源。换作是其他行业协会,不一定就能成功。杨勇也认为:众筹可能会把很多行业老大干掉,某知名证券董事长干脆说:你先把我们干掉再说。” 

 

不管怎样,每天收获那么多关于众筹观点的杨勇说,他是被催熟的,甚至北大1898的被关注以及它背后众筹模式的被追捧亦不是瓜熟蒂落,也是被催熟的,因为这个社会有太多让人不满意的地方,有太多的闲置资源,有太多低效的服务,有太多的浪费,这些不满并不是没有能力解决,而是大家没有动力解决,众筹能够提供一种机制,极大激活这些人的动力,盘活资源,提高效率

 

 

 

 

 

  诸多众筹咖啡馆的创始人都认为,这种类型的咖啡馆是打造熟悉的陌生人圈子的最佳载体。位于北京大学东门对面中关新园9号楼的1898咖啡馆,创办的目的是整合资源、为创业校友服务。身为北大校友的创始人杨勇表示,自己要经营一种不一样的圈子文化。

 

 

 

缘起校友圈

  2013年初的一天,时任北京大学校友创业联合会秘书长的杨勇(北大97级数学系,唐创投资管理公司董事长)带领一批校友参观尚诺集团之后,与杨大勇(北大94级经济系,尚诺集团CEO)、王志东(北大84级无线电系,点击科技CEO)相约找了家咖啡馆闲聊。

  杨大勇与王志东感叹创业联合会每年都有近百场活动,却一直没有自己的专属场地,经常要打游击战,觉得有必要建立一个自己的据点。杨勇告诉他们,自己也早有此意,并在一年前就开始物色地点。

  2012年,杨勇初次见到地处北大校园附近的拾年咖啡时,就对这个地方情有独钟:第一,租金便宜;第二,离北大校园近;第三,停车方便。他找到当时咖啡馆的合伙人周清(北大03级数学系,投资人)谈了自己的计划:盘下拾年咖啡,设立一家文化传媒公司来运营,由众多联合创始人平等入股,入股费用转为消费卡,可以一直在此消费,并承诺几年内咖啡馆不倒闭。

  第一次听到这个想法时觉得挺不靠谱,而且当时也没有众筹这个概念。周清说。当时拾年咖啡有四个合伙人,除了周清,还有一位北大汇丰商学院的教职人员、两位清华校友。对于他们来说,出让咖啡馆意味着将失去自己的小圈子和活动场地,况且咖啡馆还有小小的盈利。事情就这么搁置了下来,杨勇也尝试过寻找其他的开店地址,但一直没有满意的目标。

  2012年年底,一批清华校友以股权众筹的方式成立了大家咖啡。杨勇也一直在推进自己的计划并确立了第一批核心团队成员,包括王志东、杨大勇、陶宁(北大86级信息管理系,创新工场COO)、陈荣根(北大90级数学系,乐成3G创意产业研发基地校长)等。

  杨勇很有社团工作经验,有很强的凝聚力,我觉得他能成事。周清说,于是开始帮他去游说拾年咖啡的另外三位股东。经过一番谈判,最终几方达成一致,拾年咖啡以相对公平的方式全盘转让给杨勇一方。

  开咖啡馆是个辛苦活,不仅前期需要投入很多人力、物力,在实际运作过程中也需要处理很多琐事。对于这家众筹咖啡馆,大家都有自己的想法,仅设计方案就找了二三十个团队来策划。筹备过程中有很多热情的志愿者参与,很多都是北大校友和股东,他们的努力功不可没。大家都比较信任杨勇,很多事情最后都由他拍板。周清说。

  20131018日,1898咖啡馆正式开业。得益于校友们利用各自资源和圈子的大力宣传推广,开业当天来了1500多位校友。而从成立到现在,咖啡馆的表现出乎了所有股东的意料。

  杜军(北大93级物理系,北京鲸鲨软件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CTO)说,咖啡馆的成功跟北大没有必然的联系,关键还是在于它把股东之间的交流做好了,这是咖啡馆的生命力所在。我们的初心就是为校友建立一个交流的平台、一个沟通的渠道,这个目标已经完全达到了预期。

  平时只要有空,杜军都会到1898咖啡馆坐坐,他的很多外地朋友来北京时,也会点名到1898喝咖啡。毕竟是自己的地盘,和随便找一家咖啡馆的感觉非常不一样。

 

经营圈子

  每家众筹咖啡馆其实都是一个小型交易所,人们在这里交流情感的同时,也在传递高质量的商业信息。人们寻找的不仅仅是潜在的合作对象,更在留意一个个跨界的机会。

  1898咖啡馆定位于北大校友创业之家,北大人的精神家园,其股东都是精心挑选的,覆盖了从71级到2000级的北大校友群体。不同院系、年级、行业形成的差异化又产生了互补性。刘宏滨(北大82级法律系,北京踏歌时代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兼总裁)坦言,这个理念非常吸引人。进咖啡馆是生活方式,也是工作方式的一种辅助。大家都有自己的主业,来咖啡馆要权衡时间、价值和必要性,如果没有互补,只是做一个社交平台,谁也不会天天来。

  每个人都属于很多个圈子,也都在圈子间不断地做出取舍。对于1898这样的众筹咖啡馆来说,成功的关键也在于经营圈子。尽管校友关系能够生发出天然的归属感和信任,但仅此并不足以长期吸引顾客,要进一步加深和拓展这种关系,关键有三步:第一步,让校友有认同感,主要是让他们体会到来这里的好处;第二步,让校友有归属感,能让他们在这里找到志同道合、有共同价值观的人;第三步,建立利益链,大家能通过合作形成稳固持久的利益关系。

  1898咖啡馆经常组织活动。特色活动之一是股东值日,这能提高股东活跃度并增加营业额。值日的那天,股东可以在上午接待朋友,下午或晚上则安排一个与之专业相关的讲座。目前已有20多位股东参加过值日,反响良好。此外,咖啡馆每周举办股东企业拜访交流活动,每月举办股东生日会,还会不定期举办一些小型沙龙、讲座等等。在这种氛围中,原本不熟的股东之间很容易慢慢建立起情感链接。

  在此基础上,随股东们不同的兴趣爱好又派生出很多细分的俱乐部,如投融资俱乐部、环保俱乐部、影视俱乐部、移动互联网俱乐部等等,由此又能产生业务合作机会,也包括生活上的信息对接等。

  北大校友中不乏创业者和投资人,为了促进股东间的合作,程斌(北大91级哲学系,北京两岸书香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发起人兼执行董事)牵头成立了“1898投融资俱乐部。股东创业或股东牵头做的项目都可在此做策划、路演,找投资机构做对接。此外,俱乐部也会帮助一些非股东校友进行融资对接。

  俱乐部的第一个项目是武寒清(北大82级中文系,青青树动漫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为系列动画电影《魁拔3》做的规模为2000万元的融资。这个俱乐部的重点项目融资效果非常好,在内部就完成了认购。第二个项目是创客总部创始人陈荣根众筹的4000万元规模的天使基金,在两周内就完成认购。

  我们做孵化器,基金只是业务的一部分,我们的核心业务是招募好的创业者,给他们辅导。而且基金是非常专业的事情,包括架构设计、法律文件处理等等,必须要有两三个专职的人,完全靠自己找这些专业的人士非常困难,而通过众筹大家都会帮忙。陈荣根说。

 

 

 

执委志愿者

  众筹咖啡馆是一个圈层或社会组织,它的核心是人,股东架构的配置、游戏规则的设定非常重要。1898咖啡馆股东人数较多,而且是去中心化的民主设计,在就重大事件做决策时就要靠执委会发挥民主集中的作用,其第一批执委会成员包括杨勇、陈晓伟(北大93级法学系,北京融汇通达投资管理公司董事长)、陈荣根、徐莹(北大97级经济系,徽瑞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创始管理合伙人)、林渊(北大光华管理学院2012MBA,北大资源集团副总裁)、王宇宏(北大87级心理系,金银岛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等。

  咖啡馆开业几个月以后,杨勇变得更加忙碌,最开始的领导团队里面,王志东、陶宁等人也都分不开身。而周清有运营咖啡馆的经验,对杨勇的想法也比较了解,便替代杨勇成为第二届轮值主席,他承担得更多的是协调人的角色。

  北大校友创业联合会希望咖啡馆能提供免费的场地和餐饮,这就给咖啡馆的运营带来很大压力,双方有时难免会出现摩擦,咖啡馆也因此换了好几任店长。周清的主要任务就是改善咖啡馆的基础运转,建立基本运营制度和服务校友的规则,在保证基本运营的条件下更好地服务校友,这也是成立这家众筹咖啡馆的最根本目标。

  2014年下半年,郦红(北大87级西语系,北大校友创业联合会秘书长、欧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出任第三届轮值主席。随着经营步入正轨,在她的主导下,北大校友创业联合会理事会与1898咖啡馆执委会实现合并,执委会成员增至19人。

  执委都是自愿付出时间和精力为大家服务,没有任何物质回报。轮值主席任期半年,执委每年轮换1/3。执委会每季度开一次会,由轮值主席报告咖啡馆这季度的经营状况,并就重大事项进行表决。平时的一般性事务就由轮值主席决策,这样就兼顾了众筹咖啡馆的公平和效率。

  目前,1898咖啡馆已经有近140位股东加盟。第一批股东基本来自北大校友创业联合会走访的校友企业家,主要以“70的中青年创业校友为主,这个群体在事业上已有一定的基础,但还需要更多的外界帮助和资源。新加入的股东采取推荐制,执委会表决通过后方可吸纳,这样可以保证股东的质量。

  轮值主席肩上的担子自然要比普通股东重许多,除了需要关注经营情况,还要谋划咖啡馆未来的发展。郦红表示,虽然咖啡馆在大批校友的支持下基本实现了微利,但纯粹靠餐饮收入仍无法保证长期可持续发展。为此,今年会推出招商计划。

  看到1898咖啡馆的众筹获得成功,分布在各地的北京大学校友会纷纷表示希望获得授权在当地开设1898咖啡馆。最近一次召开的执委会已通过决议,免费授权各地的校友会众筹自己的线下交流平台和精神家园。北大甘肃校友会已率先行动,确定了第一批联合创始人,兰州的1898咖啡馆即将开业。

 

 

 

有意开办咖啡厅者,亦可在下面留言,我们即与联络:

Note: Please fill out the fields marked with an asterisk.

Trails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Inscite autem medicinae et gubernationis ultimum cum ultimo sapientiae comparatur.

Places

Mihi quidem Antiochum, quem audis, satis belle videris attendere. Hanc igitur quoque transfer in animum dirigentes.

People

Tamen a proposito, inquam, aberramus. Non igitur potestis voluptate omnia dirigentes aut tueri aut retinere virtutem.